迟来的卷首

话说回来我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卷首,感觉不太像样。我建立这个博客是为了给自己的想法留一个栖身之所,即使他们可能幼稚又愚蠢。没有一个卷首语,似乎就没有一个正式的开始,鄙弃仪式性的我都看不下去了。

我更换了一个中二无比的域名,也许这也是我写卷首语的原因之一。

这名字看起来酷炫狂拽,就像一个沙雕青年大喊:“我酷极了!”

进了大学以来,我离写作远了很多。原本我是很讨厌写作的,写作意味着面对自己,内外翻转展示内心,否则就只是无意义地堆砌文字而已,这更恶心。每一次写作,我只能小心地暴露一点奇怪的沙雕想法,我怎么能随意暴露自己是个沙雕呢?在别人眼中我应该是个很酷的人。

但是在漫长而不可知的时间流逝中,心境悄然变化。我认为为自己写作是一件应该且适当的事情,奈何我文字功底是不及格的,高考语文差点挂掉,想来想去这种狼狈地记录时光是我唯一选项。我应该是一个很酷的人,这种捕捉月光般疯狂又虚弱的行为不应该适合我。

但是我还是很喜欢月光。银色的绸缎一样不断披散延展着。其实我说的是时光。

如果我能像抚摸绸缎那样,从头观看过去的时光,也许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。就如”time in a bottle”里面唱到:

If I could save time in a bottle
The first thing that I’d like to do
is to save every day
til etermity passes away
just to spend them with you.

重庆森林里面也有一句我很喜欢的台词,也许在这里可以硬拗过来用

如果记忆是一个罐头的话,我希望这一罐罐头不会过期;如果一定要加一个日子的话,我希望它是“一万年”。

至少在记忆里,那些人、事、想法,他们是鲜活的,他们拥有永恒。

我突然发现这种试图通过文字挽留时光的行为,真的有点酷。我觉得我说服了自己,显得自己真的很酷。

这话说出来就显得人沙雕。中二青年又陷入了无尽的、无谓的、拧巴的沉思中。


上面是我写卷首的主要原因。我其实还意识到,读的书少了,和人交流也少了,对文字的掌控能力弱了很多。有时候想法得理出来,铺开来就想得明白。至于我之后文字的质量,我觉得没有保证。我就是一个没读多少书的文盲,想要装文艺青年罢了。

总之,卷首就要不明不白地结束了,就像上海的不爽利的闷热天气。月光照耀着,我像个流浪汉一样走在荒原上,我不知道前路如何。我至少希望日后的自己能够接受我自己的时光,希望能看到其中属于普通人的奇迹。

2019/04/23 上海 闷热

0%